当前位置:湖北11选5 > 新闻资讯 >

老子第八章 第八章(15/62)

黑色,无际无边的黑色。冰冷的寒意随着遍布天地的黑色肆意地蔓延着。没有一丝的光亮,就像极地里那看似永远的黑夜。黑夜,就像是绝望的延续,虚无缥缈地萦绕着整个空间,整个世界。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被黑暗所吞噬。找不到解脱的出口,无法寻觅到解放的希望……除了,那份从身体某个角落里传来的热泪烧伤的错觉。美丽的错觉,美妙的错觉。这感觉,清晰,明亮,就像是黑夜中突然绽放出光亮的灯塔,以它的光明割裂了黑暗的混沌,分开了混淆的感觉。诡异,奇特,却又熟悉,让那本已幻灭,看似早已变成灰烬的希望,重新燃亮起来。晶,是你吗?渐渐地,沉睡中的辉宇,想起了晶的侧脸,想起了晶的一切。眼皮,仿佛被什么封住了,怎么也睁不开。然而,辉宇却非常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他想看,想看晶,还有海伦、追魂、冷血、风雷、云飞、辛娜……渴望的火花,就像那爆发的火山,不断翻腾,绽放。“晶……晶……你在哪?”辉宇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但他敢肯定自己的声音应该很恐怖,仿似绝望的野兽,可他还是要叫。手脚胡乱地挥舞着,抓扯着,宛如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在落水时努力地抓住一切可以救命的东西。努力仅仅过了一秒钟,就得到了回报。辉宇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一具温润丰满的女体落入了自己的怀抱中。辉宇贪婪地需索着,似乎要用晶的身躯来填补自己因火焰的残酷而留下的伤痕。可是……“啪……”清晰无比的巴掌声随着脸部火辣的痛楚一起传来。辉宇醒了。他没有失望,他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美丽的晶,只不过,那是一个脸上有泪痕,表情却气鼓鼓,双手叉腰一面凶狠地望着自己的晶。怎么?我做错什么了吗?等等……站在我面前的是晶,那么我抱着的是……“哇——”仿佛扔掉一个烫手山芋,又像是丢掉一件买错的家具新闻资讯,总之辉宇是下意识用力地将手中的家伙给推了出去。“啊——噼啪……轰……”一阵奇怪的杂响接连传来。呃……糟糕新闻资讯,我扔出去的……难道是女人不成?嗯……刚才那种美妙的感觉新闻资讯,应该是女人。可笑地,在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之后,辉宇终于醒悟起来,自己在无意识中犯下一个万中无一的错误之后,又犯下了一个决不应犯下的错误。理论上,他已经一连得罪两个女人了。或许是天生怕老婆,又或者是有贼心没贼胆的本能所致,辉宇甚至没看清自己推开的到底是谁,就马上说道:“对不起——”惊吓的电流击中了晶的俏脸,明显地,她的脸呈现出一种哭笑不得的错愕。在半刹那间往美女的脸庞里填入喜怒哀乐,原来是这么一件有趣的事情。辉宇发现,自己所希望的阳光来了。但,他还是高兴得太早了。“辉宇你这个混帐——”一个让人联想起肉食性的霸王恐龙的可怕女音,劈中了辉宇的听觉神经。辉宇转动起依旧迷糊的眼睛,终于看到了刚才被自己搂抱,此刻却被自己推倒在床边的身份不明物体——辛娜。几乎是神经反射,辉宇喊道:“女侠!饶命啊——”轰地一声,这下子,两个女的忍不住,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好笨哦——”被自己推倒在地上的辛娜夸张地马上忘却了‘仇恨’,在地上打滚。而晶则笑得满是眼泪,伏在辉宇胸口上,一边捶着辉宇的胸膛,一边不知是哭是笑地泣叫着。好不容易,两女终于平静下来,辉宇开始试图弄清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还用说,你这条色狼刚醒来就对人家毛手毛脚咯!”不知道是单纯的愤怒还是嗔怒,辛娜的脸上呈现出一抹火红的彩晕。“真的?”“如果不是你口中叫着我的名字,我肯定把你连人带床都扔出窗子外面。”晶似乎在吃醋,又像是欣喜。哎呀!这丑事看来无法挽回了。辉宇扭头看了看繁星点点的窗外,发现这里应该是医院的十楼,不禁吓得吐了吐舌头。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东西,辉宇连忙问道:“病毒!病毒!病毒样品怎么了?都销毁了吗?我身上没有病毒?你们……啊!你们别靠近我……会死的……我或许还……“还想说下去,远藤晶却立刻用她温柔纤细的玉手轻轻地捂住了辉宇的嘴巴。“我不许你说‘死’这个字,答应我,从现在开始,绝对不说这个字。”明晰地感受到从晶明亮的眼睛中流露出来的坚定,辉宇点点头。这时候,辛娜接口道:“没事!这病毒真够奇怪的,原来这种病毒根本无法在常温下存活,只能生存在零下二十摄氏度的环境里。在常温下会在两秒钟之内死亡,根本没有传染的可能性。”“什么?”辉宇完完全全地傻眼了。“这……这……这不会吧?”不放心,辉宇向辛娜又确认一次。“怎么?难道你想病毒扩散啊?倒是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居然连骨头都没断,医生都说这是个奇迹。不过……被你当垫背的那家伙够倒霉的……”辛娜后面唠叨了什么,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辉宇都听不到了。他的思绪, 安徽11选5走势图已飘入了神游的宇宙中。糟糕透了。我竟然白忙一场!老天!我怎么这么倒霉, 安徽11选5彩票网居然为了一种不会扩散的病毒, 安徽11选5彩票平台差点连命都搭上了。咦?奇怪?我怎么还没死?按理说,我使出了‘火凤焚天’之后,应该丧命才对的啊。怎么……该不是外星人调整过我的身体,使我能承受‘火凤焚天’反复的冲击吧?嗯,很有可能,那群不负责任的家伙。但,这是不是唯一的答案呢?辉宇发现,连他自己都不敢肯定。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自己使出了这招,会否有人发现附近的异样呢?他马上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辛娜接着的话,非常巧合地替自己掩饰了这一切。“或许是病毒作怪吧!现场附近的土地都变得很奇怪。除了你之外,居然所有植物枯死,生物死绝。可是,在那些动植物,乃至你的身上,都找不到病毒。所以,那些生物专家在现场足足研究了三天呢!”辛娜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辉宇不禁在心里面狂笑:什么嘛,这根本是我的杰作,嘿嘿嘿!居然这样都可以蒙混过关,还毫发无伤,我真的是走狗屎运了。等等……三天?我昏迷了三天。“我昏迷了三天?不是吧?哪有?”“真的。不骗你。”晶轻轻地擦着自己眼角的泪珠。“但是……你们的衣服。”发现晶依然穿着那天的晚礼服,辉宇显得有点不信。“笨蛋,晶学姐为了你啊!几乎两天两夜没合眼了。更不要说换衣服啦。”辛娜像百灵鸟一样叽叽喳喳地叫着。“呃……晶……谢谢了……但,辛娜你呢?”发现辛娜穿着的也是当天的衣服,辉宇有点奇怪地问道。“我……很简单啊!虽然不想承认,但你好歹是我的前任救命恩人,所以嘛!我是有责任陪伴学姐,直到你挂掉的。”“……过来,我先把你宰掉!”此刻的辉宇,好比一只要吃人的狮子,张牙舞爪地咆哮着。“嘿嘿!要等你有力气宰我才行。”辛娜一甩她火红色的头发,爽朗地笑了出来。辛娜不提起还好,辛娜一提醒,辉宇马上发现自己的确手脚有点无力。“呃……”“怎么样?信了吧!病号先生。”“……”辉宇的目光就是剑光,想在辛娜火辣的身躯上扎出几百个洞来。“不要吵啦!你们两个怎么的,一见面除了吵架还是吵架。”晶的巧手在辉宇满是胡须变得扎手的脸颊上抚摸婆娑着,轻轻地安慰着辉宇。“好啦!先办正事。”辛娜一面不在乎的样子。“正事?”辉宇奇怪了。“没错,医生和专家们都检查了你的身体,说你的身体没有事,不过,脑袋就不敢担保了。通常从高处掉下来的空中飞人都有脑震荡的后遗症。所以嘛……测试一下,这是什么?”辛娜骄傲地右手叉腰,左手向辉宇竖起一根手指头。“……这是……一条恐龙。”“什么?”辛娜顿时火大了。“一条不漂亮而且脾气极坏的母恐龙。”“……”出奇地,新闻资讯辛娜的身体猛烈地摇晃了一下之后,她不怒反喜,咯咯咯地笑道:“呵呵!你终于肯承认本小姐的美貌了吗?说我不漂亮,证明你是妒嫉我的美貌咯。”“……”“好啦好啦,不要耍弄我的辉宇啦,辛娜,拜托你先出去好不好?”出奇地,这次轮到一向看似随和的晶大发磨功,辛娜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也是个受不住人请求的人,特别当自己面对的是一面诚恳的晶。“好吧!让你们两口子聚聚吧!我消失咯。”使出她招牌式的来去如风绝技,“噔噔噔”的几声脚步声响过后,辛娜在房间里消失了。当辛娜赤焰般亮眼的身姿彻底消失在两人感知领域时,晶绝美的脸庞上立时笼上一层幽怨的流光,使人看得不禁爱怜万分,不忍狠绝。“又怎么了?”辉宇柔声道。“以前的我因为不知道而恨你,现在的我却因知道而恨你。辉宇,我真是好矛盾啊。”说到后头,声音如渐渐飞远的蚊子,几乎低不可闻。“辛娜告诉你了。”“我的眼睛告诉了我,辛娜只是这个事实的证人。”远藤晶轻轻用左手食指扣在自己的嘴唇上,两排洁白的皓齿不轻不重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头。“没错,我是国际刑警。”为了彼此好,辉宇脸不红心不跳地承认了这个片面的事实。的确,这种坦然的承认,是照顾晶的感受的最好方法。总不能告诉晶自己是黑暗中的光明杀手吧!其实,自己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很久了。自己不可能瞒住晶一生一世。哪怕像自己这种经过超强度严格变装隐匿训练的杀手,也只能瞒过陌生人,永远不能瞒过最熟悉自己的枕边人。爱,是需要打开心扉的,打开心扉的同时,则意味着无论自己如何隐藏,都会在不经意的小地方里泄漏出自己的职业特征。警恶扬善,至少在这点上,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国际刑警。既然事情变成这样,那以后自己就以这个身份生存下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问题是,自己真的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吗?龙魂不是黑社会,像自己这种最高级的行动人员,在以生命发誓严守秘密后,只需要接受两至三年的监视,就可以退休了。但,自己刚得罪的天怒呢?那群疯狂的家伙是否会放过自己?如果自己脱离了龙魂,又是否能保护晶呢?辉宇发觉,自己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而正因如此,自己和晶的未来变得更不可测了。怎么也好,美人恩,最难消受。看着眼光渐渐温柔,怜爱痛惜之意表露无疑的晶,辉宇有种即便要自己陪上一切来换取晶的爱自己也决不后悔的莫名感动。“嗯,没事,我只是想确认。没事就好,我……你……以前你离开,我不怪你了。”晶是这样说的。晶说话的时候,辉宇是这样想的:唉,自从我们重逢那天起,我就知道你还在恨我当天的不辞而别,现在你知道了,虽然这并不是事实,但你肯原谅我。这份迟来的原谅总比没有好。“以前我,真的不知道。”算了,这已经不重要了。回想起晶那双仿佛可以看透世上一切东西的灵眸,辉宇有种无法言喻的奇特感觉。“既然你干的是秘密工作,我也不会问你去哪里。可是,答应我,每次你离开前,给我一个日期,一个可以期待的归来之日……好吗?”这个……如果没有突发任务,任务又极为顺利的话,应该没问题。但,没有问题的前提是,我拥有连续中一百次一等奖的运气。想起这种近乎身不由己的无奈,辉宇的心中尽是伤心的颓然。“怎么……不行吗?那……至少答应我,你会尽快回来好吗?”看见辉宇一直沉默,到后头更是面露难色,聪明伶俐的晶马上退而求其次,只是,眼角上似乎有看不见的哀求的莹泪,在蕴积着。凝望着晶温柔中不乏坚定的双眸,辉宇只觉得自己好像被爱的惊雷击了一下儿似的,在这瞬间,自己的脑海中浮现出千万种幻想。他想要和晶一起安安静静地吃饭,想和她开开心心的玩耍,想将她永远地搂在怀里舒舒服服地望着蔚蓝的天空,想让她像所有平凡但幸福的女人般平平安安地陪伴自己一生一世。这幻想,这愿望,辉宇从未体验过,这种突如其来的强烈渴求,超越了他以往对任何理想任何事物的渴求。这种自内而外,发自内心的干渴感,像火烧般灼烤着他的喉咙,燃亮了他的灵魂。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完全爱上了眼前这个温柔但不乏坚强的女孩子了。他也知道,身为一个杀手,哪怕是正义的杀手,是绝不能动情的。然而,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他想冷静,他想不激动,他想整理自己的思绪,可她每说一句话,每吐一个字,心中就多一分激荡,添一分爱恋,使自己摇晃不已的爱情钟摆渐渐失去了控制。等到晶无怨无悔地说出最后一句话时,辉宇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好!我答应你。”辉宇郑重地答应下这个虚幻的承诺。他知道在自己心底,已添上一份甜蜜的负荷,而且终自己一生,都要严守这个承诺了。可是,他不后悔。因为他知道了,自己除了心中的正义之外,还想要些什么。晶,我要的,就是你。心中的感动,使得辉宇终于抛掉了覆盖在自己脸上的寒冰面具,热烈而用力地抱住了晶。一种毫不保留的心灵追求,添和了心中需索爱情和身体接触的强烈感受,化作热烈的行动,辉宇的爪子开始在晶诱人的玉体上需索起来。“不……现在……不可以……你必须娶我……”迷人的轻哼中,除了醉人的迷离之外,还有着锐意的坚持。辉宇停下来了。“辉宇……我……我不是,总之,我爱你,但现在不可以。”察觉到辉宇脸上的失望异样,晶慌忙辩解着。辉宇一言不发,其实,他并不是恼晶,而是……“没事了。晶,我既然答应你,我就会遵守我的承诺,刚才,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你……真的没有事?”敏感地察觉了男人的失落,晶忽然想说点什么。可这时候,医生来了。“远藤小姐,你好,我听说辉宇先生醒来了,过来看看。请你先回避一下,好吗?”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礼貌地敲敲门后,出现在门口。“好。”医生的出现,恰好化解了两人间的尴尬,虽然想说点什么,晶决定还是留着明天再说,现在,的确也太晚了。

  新浪财经讯 4月21日,江苏证监局披露对中银国际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徐州如意路证券营业部采取责令改正监督管理措施的决定。

,,新疆11选5投注

2020-06-03 20:59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湖北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